晚来风急

花未开全月未圆,一切还有圆满的余地。

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:

唯道集虚。
——纳云堂随笔之七

“虚”和“实”一直是一个中国式的哲学命题。

书法中有虚实。
点划为实,纸面为虚。
重笔为实,轻笔为虚。
密集为实,疏朗为虚。

“虚”和“实”极端化就是“无”和“有”。
道德经中以车轮为例,探讨了有无。
“三十辐共一毂,当其无,有车之用……故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。”

诗词也有“无”和“有”。
王国维人间词话中说“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。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”,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有我之境也;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“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”,无我之境也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着我之色彩;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”

每门学科都有其特有的道。但有些道是相通的。
非常有意思了。

@手寫協會-LoH ❤️

评论

热度(1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