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来风急

花未开全月未圆,一切还有圆满的余地。

【全职男你】德骨是会断腿的

空城:

照♂顾好你弟弟






好的妈妈没问题妈妈








更多请戳玛丽苏病例报告




















1.




你并不是孙翔真正意义上的姐姐。




他出生那会你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,父亲抱着他,坐在床边,低声和女人讨论着孩子的名字,女人柔柔地笑着,眉目间满是让你浑身冰冷的喜悦。




在此之前你从不曾见她这么笑过。




许是被弟妹夺走父母疼爱的故事听地多了,年幼的你,打心底里不怎么待见这个还是婴儿的弟弟。




“孙翔?怎么样?”




“听你的......___?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”




这个时候女人才注意到站在门边的你。




你的视线四处乱瞟,最后停留在父亲怀里的婴儿身上,答非所问地笑起来:“弟弟他好可爱啊。”














你是父亲的孩子,现在的母亲是你的继母。




在你母亲过世后的几年里,他们好上了,现在还顺理成章的生下了一个男孩。




她对你很好,但是很少对你笑,只是每当你抱着她的腰试图撒娇的时候,她总是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


“__,你看,里面是你的弟弟或者妹妹,我的孩子。你轻点抱,弄疼了就不好了。”




渐渐的你不抱她了。
















父母举行婚礼的时候孙翔已经长大了。




美丽的新娘将打扮精致的孩童的手塞到你手里,“要带好你弟弟哦。”




“我会的。”你捏住孙翔的手,像往常帮她洗过蔬菜之后那样扬起脸,等待着夸奖。




“你会是一个好姐姐。”




她抬手想揉你,却因为你打理精致的头发作罢,她蹲下身改轻轻掐了你的脸一把。




“那么好姐姐,今天就拜托咯。”




“嗯。”














小孩子的手软软的,你用力捏了捏。




“姐姐——疼。”




软糯的童音只能让你皱起了眉。




“闭嘴,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


“好!”




你实在不乐意带着他,塞给他一堆零食,在他被吸引走注意力的时候悄悄离开了,比起孩子你还是喜欢和同龄人待在一起。




等等再回去找他吧?




你想着。




玩疯了的你还没想起去找孙翔,他已经拉着母亲的仙女裙摆找到了你。




看见你的时候在母亲身后抽抽噎噎的小团子立刻止住了。




“我把姐姐弄丢了......”










2.


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越来越熟练在人前去扮演着一个好姐姐。




只有你知道你骨子里其实恶劣到不行。




父母很忙,早晨他们送你们去学校,晚上你则负担起了和孙翔一起回家的责任。




不想接他。




不想拉他的手。




不想带着他过马路。




不想和他坐一起写作业。




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。




你一个人走了一段路,望着开始暗下去的天色,极不情愿地回了头。




孙翔还在教室里等你。




“喂,快点,回家了。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?”




“姐姐!”




他背着书包噔噔噔的跑过来,伸手就想抓你的手,你把手朝后缩了缩,拒绝了。




“姐姐?”他改抓着你的衣角。




你哼了一下,掐住了他的脸,“下次别拉我的手,你听见没?”




“啊,为什么?”




“没有为什么!”














就作为一个姐姐来说,你实在是太优秀了。




孙翔只要一闯祸,老师马上就拎着他找到你,“你看看你姐姐,能不能和她学学?”




“弟弟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


你总是会放下手头的东西,将一脸倔强不肯低头的孙翔拉过来。拍拍他的脑袋,又或者理理他的衣领子擦干净他脸上的污渍,随后放开他。




“去玩吧。”




管他?教育他?这些事情你才懒得做,你巴不得他继续犯错才好。




而对于年幼的孙翔来说,比起态度冷硬的老师以及语气严肃的父母,你真是对他太好太好了。




你会无条件的包容他的错误。










3.




你大了孙翔6年。




他六年级那会你已经迈进大学的门槛了。




再也不用去扮演一个好姐姐真是太好了,你选择了住宿,随着你的搬离,父母除了每月打一些钱,渐渐地把重心放在孙翔身上。




只有孙翔,他每天都会在你房门前站一小会,怀念一下你还在家的时候。




上大学真的太好了。




现在允许你收回上面那句话。




许久不联系的母亲在昨天给你打了一通电话,大意是让你今天去孙翔的家长会。




“我和你爸都忙,你现在也不小了。”




是啊,你还真不小了。你坐在孙翔的位置上,规矩地并拢腿,研究他并不算漂亮的成绩单,做足了好姐姐的派头。




“孙翔。”




你开了口,孙翔的头越发低了。




这种成绩对你这个每次都是年级前几的好学生来说,换做平时根本就不屑一顾,但看他的样子,你到底还是没忍心打击他。




“继续努力。”














孙翔上初中后不知怎么就学会叛逆了,他染了发,然后每次都被你揪着耳朵带进店里重新染回去。




“孙翔,你别给你姐姐添乱了行吗?”




父母会把事情都交给你,而你恰巧最不想管的人就是孙翔。




“哼。”




早已经没了往日乖巧的少年两手插着口袋,仿佛是要证明什么一样,迈着步子越过你,走到了前头。




“我——死小鬼你爱怎么就怎么吧。等等回去告诉他们,我不管你了。”




你这么骂骂咧咧地说着,却还是踩着高跟一路跟着。










4.




父母听说他要去做职业选手,一千万个不同意,甚至把你也叫了回来让你一起跟着劝劝弟弟。




你又哪里会在乎孙翔的未来?




“他也不小了吧,有梦想是好事啊。”




“他不听话,连你也不懂事吗?”岁月雕刻地锋利的眉眼,早已失去了当初仙女般的柔肠。




你高考时都没这么严肃的家庭会议被迫中止了,结局是你坐在楼下的小花园里“反思”。




反思个鬼哦。




要不是包被母亲扣下,你早就回学校了。




“姐——”




哦,走开,我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你。




你没有分给他一个眼神,冷冷地开口,“干嘛啊闯祸精?”




“包。”




你终于觉得孙翔顺眼了一点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父母到底还是没能拦住孙翔。




“越云?”




你看着公寓不远处的某个俱乐部,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

“照顾好你弟弟。”




呵呵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你也不小了。懂我的意思吧?”




他拎着行李箱准备进来的时候,你腿一伸,随意地就好像学生时代不良少年拦小姑娘那样,白晃晃的大腿就这么横在孙翔面前。




“姐?”




“姐什么姐,我让你喊了吗?听着,我讨厌你,所以自己乖一点,再搞点什么事出来我可不管你。”




讨厌?




恕他直言,孙翔他从小到大都没看出来过你讨厌过他。










5.




他一直都是喜欢你的。




他初中的最后一年,大部分时间都扑在了荣耀上,班主任又是喊父母又是开小会,通通都不管用。




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家长会上班主任突然就点名了孙翔。




“这位同学的家长呢?”




“我。”




“你是?”




“他的姐姐。”




“哦,你知道他最近玩游——”




“我弟弟什么样我不比你清楚?路是他的,他想怎么走就怎么走。指不定人家打游戏赚地比你还多呢。”




你上大学时,终于是将少年时堆积的叛逆爆发了出来,加上前不久才和男朋友分手,你最近火气很大。




并且你最讨厌听见的恰恰是家长会时千篇一律的“你知道”。




这一点轻而易举地把你点燃了。




孙翔觉得自己的姐姐当时真的是帅爆了。












温柔总是让人欲罢不能的。




在他面前性格恶劣的你不在那一范畴。




但是时常表现出的或冷漠或恶劣的温柔更加让人难以自持。










6.




在你看来孙翔就是一天不搞事会难受。在越云折腾就算了,他居然要转会跑去嘉世。




 他走的时候,你随意的给了孙翔人生中第一个拥抱,“赶紧滚。”变成了脱口而出的“路上小心。”




孙翔用力回抱了你一下,并且偷偷比对了一下身高。




他早已不用对你仰视了,他现在也可以把你整个抱在怀里了。










7.




他转会嘉世之后,你在S市找了一份工作。自认为跑地足够远,却万万没想到等你安定下来以后他跑来了轮回。




你们......又遇上了。




“......呵,世界真小。”




你怎么都摆脱不掉他。










8.




论到底怎么把弟弟照顾到床上








9.






“__啊,多照顾一下你的弟弟。”




“......放心吧,妈。”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