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来风急

花未开全月未圆,一切还有圆满的余地。

静流:

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,
收获是不在这里的。
——梵高

“人们总把我看成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怪人,我要申明的是,我不是什么怪人,尤其不是应从社会中清除的野蛮粗鲁的人。
的确,我常常衣冠不整,样子很寒酸,不能保持很庄重的样子。因为我长期没有收入,我的衣服是我弟弟提奥的旧衣服改的,加上作画时溅上的颜料,我无法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。
有人说我的性格坏透了,无端地猜疑我,怀疑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我要说的是,我不追求地位和金钱,不会为世俗去改变我的性格。我热爱生活,只要我牢牢抓住了生活,我的作品就会得到人们的喜爱。
我30岁生日的时候,得到了弟弟提奥真诚的祝福,我非常感谢他。这天,我找到了一个适合扮作挖地人的模特儿,我非常兴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只有30岁。
有时候也真觉得我已不小了,特别是在人们认为我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。一想到我可能真的会是失败者,我感到时光如流水一般无情,让我开心不起来。在平静正常的心境下,我又为我在这30年中学到的东西而高兴,让我对未来的30年—如果我还能活那么长的话—充满了信心。对于一个工作的人来说,30岁刚刚步入人生的稳定期,因此,30岁的人应该以饱满的热情和精力去迎接新的生活,生命中的这段时期一旦过去,有很多事情就无法逆转了。
当然,我们也不能指望从生活中得到我们明明知道得不到的东西。生命只是一个播种的季节,收获是不在这里的。 ”

评论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