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来风急

花未开全月未圆,一切还有圆满的余地。

鱼俞木𓆝𓆟𓆜𓆞𓆡:

我们还有多久呢
师弟的奶奶今天去世了,我们慢慢长大 他们慢慢老去离开。
想到余光中的一首诗
《母难日》
今生今世,
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,
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,
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,
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,
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,
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!
有无穷无尽的笑声,
一遍一遍又一遍,
回荡了整整三十年,
你都晓得我都记得。

评论

热度(477)